沙漠叔講古幫你消暑

本文由 Desert Surfer2012-08-01 發表於 "閒談當代、聊天" 討論區


  1. Desert Surfer

    Desert Surfer Well-Known Member

    註冊日期:
    2008-02-24
    文章:
    2,434
    讚:
    228
    當兵的故事(2): 分科教育在木柵

    [台灣在50-60年代是戒嚴備戰時期, 每個年輕人都需要當兵服役. 大學生可以當預官, 但要先到成功嶺受基礎訓練, 再抽籤分兵種受第二期的分科教育. 大學畢業再抽籤分發服役地點. 總共一年四個月. 下面是我過去貼過的三篇, 和沒有看過的網友分享]

    又被禁足了

    分科教育在大三昇大四時, 我唸工商管理, 抽籤抽到財務官, 就被分發到財務學校接受分科教育.

    財務學校就在台北木柵, 而且大學同班同學有一半都抽到同兵種一起受訓, 沒有像成功嶺這麼孤單, 大一, 大二, 大三的大學生活, 我過的比較野一點, 變得愛玩調皮, 到了財務學校, 幾個學校的哥們也一起, 更會一齊作怪了.

    木柵仙公廟
    [​IMG]

    分科教育尤其財務學校管理比較鬆懈, 不像成功嶺嚴格, 大家比較會摸魚, 不守規定. 我是在第二排, 第一排有個哥們叫"蒙古"(的確是蒙古人後代)和我很要好, 蒙古是當時在台北北門的撞球店的球王, 他的撞球打的是"神乎其技", 讓人看的目瞪口呆, 有天晚上大家都就寢上床睡覺了, 他跑過來說"阿X, 我肚子有點餓, 我們出去吃碗麵如何..." 我說"好啊, 走!"

    兩個人摸黑出來, 找我們熟悉的路徑, 爬牆出去到外面小店吃了一碗麵, 吃完蒙古一看那邊有一家撞球店, 手癢了, 拉著我去打一桿吧, 我只好去了.

    [​IMG]

    我們二個笨蛋晚上十點多穿著軍服, 打不到一局, 一位穿著中尉制服的進來大吼你們是哪一個單位的, 我們嚇得拔腿就跑, 錢也沒付就往營區跑, 翻牆過去, 那位中尉居然沒有跟來, 我們還在那裡慶幸今天運氣不錯哩, 沒想到禍不單行, 走的半路上, 看到手電筒一閃, 完蛋! 是我的排排長, 我們趕快溜了, 蒙古的撞球身手不凡, 但跑步不行, 沒有我快, 給我的排長逮著了, 我的排長一向和第一排排長不合, 今晚抓到對方排長的小辮子, 當然不放過, 他追問蒙古說, 我明明看到二個人, 另外一個是誰, 蒙古沒有辦法只好說了.

    這下我們排長殠大了, 以為可以搞第一排長一記的, 沒想到搞到自己排上的人, 又羞又怒, 本來想藉此報上去的, 現在變成不敢報, 怕上面也怪他管教不週, 而且他知道連長對我印象不錯(本人是一向愛踢足球, 很會跑, 整連賽跑冠軍, 不久整個營會有接力賽跑大節目, 他特別看好我), 不敢重罰, 就把我們兩位叫去週日禁足一天留在營內, 洗所有廚房的鍋子, 我和蒙古這碗麵吃的實在太花不來了(而且是用泡麵泡的, 難吃死了)

    大四畢業後分發還有更精彩的故事, 請大家休息一下再看吧...


    ;).
     
  2. Desert Surfer

    Desert Surfer Well-Known Member

    註冊日期:
    2008-02-24
    文章:
    2,434
    讚:
    228
    當兵的故事(3): 松山機場少爺兵

    抽到"籤王"

    大四快畢業時, 大家去抽第二次籤, 決定分發地點和兵種, 我第一次籤已經夠幸運抽到財務官, 不是其他比較辛苦的職務, 結果公佈下來, 我居然抽到"籤王", 兵種是"空軍", 分發地點"松山機場"離我住的南京東路很近, 同學們調侃我是否認得某某空軍司令的女兒特別被安排的.....

    ************

    [​IMG]

    [​IMG]

    到松山機場報到後, 負責住宿的行政官告訴我宿舍不夠, 你干脆住家裡上下班好了. 哇, 我真的當上少爺兵了……

    分發到機場會計部, 主任對我非常的好, 要我當少尉薪餉官, 負責1千多名官兵的薪水發放, 底下有5個士官長歸我管.

    每個月初還是月中我忘記了, 我和一個老上士司機一個下士要開個吉普車去銀行領錢, 拿兩個大布袋裝百萬台幣, 當時不用擔心會被搶, 我們領了錢就像扛大米一樣回營區, 再把錢一張一張的放入每個人的薪水袋, 領錢以前我已經算好了, 一百元多少張, 五十元多少張, 十元多少, 全部放進去會剛剛好, 如果差一張就表示有錯, 就要全部重來一個個薪水袋檢查﹐這比較費時間和精神, 不過也只是1-2天的工作, 發完薪水後根本沒有事做.

    唯一比較麻煩的是, 如果A袋多放1百, B袋少放1百, 到最後也會剛剛好, 無法查出錯誤. 有時士官長會跑來說, 有人拿到錢發現少一百, 我聽到都是一言不發, 馬上自己掏腰包補給他們, 前後也補了有上千元, 我相信別人第一, 軍人生活清苦我很了解. 不會去和他們爭辯, 損失一點小錢, 我無所謂.

    討厭的是大家知道我是個大好人, 常常會跑來找我預支薪水, 我不管出納﹐手上沒有錢的, 他們會去找出納借, 再從下個月薪水扣, 這實在很麻煩, 而且借的都是那幾個愛打麻將輸錢的單身光棍, 到後來我和出納都要躲避這些人.

    **************

    當薪餉官人面寬﹐每個人都認得﹐許多事容易辦。當時金門高梁不好買 (尤其白瓶)﹐有錢都買不到﹐我卻可以叫常來透支薪水的那位士官買﹐松山機場反正天天都有班幾從金門來。 同學從台中回台北的免費軍機票找我﹐我一通電話就OK了﹐不過辦機票的士官長要買金門高梁我就得幫忙啦﹐軍中都是互通有無﹐你幫我我幫你。

    [​IMG]

    ***************

    松山軍用機場有個專機中隊是負責老蔣的專機, 有幾位長的很正的空姐, 每個月發薪日都會來我們的辦公室, 我旁邊的老鳥職業軍人姓X, 是我同鄉很照顧我, 事先警告我絕對不要想去泡這些漂亮的空姐蜜斯, 否則絕對被其他飛官打個半死, 我只有望洋興嘆, 望梅止渴。

    [​IMG]

    (這不是老蔣的專機空姐, 記得當時有幾位長的還要正)
    [​IMG]

    講到飛官, 他們在機場是特殊階級. 他們薪水有飛行加給是一般同階級官的3倍. 機場內還有個飛官俱樂部, 其他人不准進去, 只有在聖誕節他們開個舞會時讓人進去見識見識. 我住南京東路, 我的主任安排我搭他們的交通車上下班, 搭了幾次車上和這些飛官打招呼根本沒人理我. 自討沒趣後就不搭交通車, 自己騎自行車上下班.

    下班都和一個老士官長一起走, 他也住南京東路我家對面的復華新村(現已拆了). 我們都相約一起回家, 老士官長比我大20-30歲左右, 是個很和善的人. 騎的是一部新型坐椅高高的跑車型自行車, 我看他騎時屁股翹的高高的, 重心不怎麼穩. 手剎車又不怎麼靈光, 我有點替他擔心, 一起騎車回家有幾個月。

    有一天上班時突然聽到說機場有位老士官長昨晚騎車回家路上被卡車撞死了, 他剎車不靈﹐人整個飛出去到卡車底下慘死。 我正在納悶不會是我的騎車同伴吧? 打聽後果然是他! 心裡非常的難過, 萍水相逢的忘年之交(雖不是好友, 也算談的很來)就如此走了. 當時應該勸他把剎車修一下.

    幾天後他的大兒子來我辦公室領喪葬費, 只有幾百元而已, 我錢交給他時, 告訴他我認得你爸. 平常都一起騎車回家的, 那天我正好有事沒有一起走(也許和我一起就不會發生此悲劇了). 你爸是個好人, 自己要保重...

    ***********

    鬼混了將近十個月, 再4個月就退伍(當時預官是1年2個月的樣子, 不太記得), 新的預官已經來接手了. 這個新預官是五專的, 年紀比較輕, 長的小小白白胖胖的, 是很安靜型有點娘娘腔的男生. 居然被我們機場的"廚房大娘" 看上了, 廚房大娘是個子很高大的北方漢子(男生, 沒錯), 可是他寡人有疾喜歡小男生, 天天打扮的花枝招展的來辦公室找這位新預官, 有時還當眾捏小預官幾把, 實在不堪入目. 每次大娘一進來, 小預官就跑去躲起來. 有次還躲在桌子底下, 由我來應付. 我說他剛剛去市區領東西去了...小預官住宿舍, 晚上如何對付大娘, 我就“莫宰羊”管不了啦.

    ************

    我前面提到我的上司會計室主任對我很好, 到了快退伍的前一兩個月, 他叫我進去, 說希望有件事要我考慮, 希望我自願留營, 他已經向上面爭取把我升為中尉, 薪水也提昇不少. 要我無論如何要給他面子, 自願留營一年. 當時我已經找到事, 退伍的第3天就要去上班. 而且要我再浪費一年生命鬼混當然不能答應. 只好撒個小謊說我已經準備出國, 退伍後馬上要走了...

    一個月後光榮退伍, 當兵的故事全部完畢.

    :p
     
    Last edited: 2012-08-14
  3. Desert Surfer

    Desert Surfer Well-Known Member

    註冊日期:
    2008-02-24
    文章:
    2,434
    讚:
    228
    腳踏車的故事

    [上面的文章提到當兵時的同事騎腳踏車被卡車撞死的悲傷故事, 我們來講講輕鬆一點的腳踏車的故事]

    腳踏車的故事
    昔日窮人的交通工具, 今天富人的消遣玩具

    看到網友最近幾篇自行車的貼文, 又讓我激起對腳踏車的懷念.....

    自行車在台灣最近很流行, 甚至變成有閒階級的消遣玩具. 我們小時候叫腳踏車, 它是交通工具不是運動器材. 我記得是在國民學校(現在叫國小)三年級時, 第一次學騎腳踏車是向隔壁修車的歐吉桑租的小孩腳踏車, 在家幫忙開店的表兄在後面扶著, 不到十分鐘自己就學會了, 那時就上癮了, 有機會就求媽媽給1塊錢去租來騎.

    到了初一, 看見同學騎車上學好生羨慕, 有一天厚著臉皮向同學借, 在中午吃飯時間騎, 那是第一次騎大人的自行車, 感覺真好, 幾乎每天中午都想借來騎, 不過借了幾次自己也不好意思再開口.

    有天三哥說我們去買部舊腳踏車, 就跟他去好像是萬華附近的"賊市場", 大家如果看過意大利名導演迪西加的"單車失竊記", 裡面就有很類似的舊腳踏車"賊市場". 三哥選了一部綠色的跑車型, 記得好像是200元左右, 要比爸爸的老爺車帥氣多了, 有時就向他借來騎, 每個禮拜三哥有2天要校隊練球不騎車(他足球踢的很好, 被選上國家青年足球隊, 可惜被媽媽一口否決不准去...), 我就借來騎去學校, 每星期三下午是自習課, 我就騎車去三重鎮看電影.

    (迪西加的"單車失竊記")
    [​IMG]

    騎車上學和搭公車上學的感覺完全不同, 那種不用排隊擠沙丁魚似的公車, 自由自在, 一切在我的感覺真是好. 對一個十幾歲的小孩當時已經是很滿意了.

    到了大學後自己存了一點錢, 在大一時也跑去"賊市場"買了一部二手自行車, 開始騎車上學. 可惜騎不到幾個月, 有天進圖書館唸書, 出來後自行車被偷了, 實在很惱火.

    到了大二爸爸買了一部摩托車, 我就比較有機會去騎爸爸的老爺車, 樣子很土, 而且是用腳剎車騎不快, 不過"老單車"卻非常可靠, 從來沒有壞過.

    大四寒假的時候班上一位同學建議來個北部一週自行車之旅, 我們幾個狐群狗黨就附議了, 一共6個人決定從台北出發, 往宜蘭蘇澳方向去, 預定3-4天的行程.

    第一天大家集合時, 其中一位居然騎著他的50CC摩托車來, 我們其他幾個還取笑他半天, 我嘛就騎老爸的老爺車.

    老爺腳踏車
    [​IMG]

    當時摩托車沒有這麼漂亮
    [​IMG]

    第一天大家都興沖沖的體力充沛生龍活虎的騎車上路, 這是將近40年前的事, 路程地名時間我都記得不清楚, 只記得有爬一個很辛苦的山到了叫坪林的地方有個喝茶的店. 我們那時候是窮學生, 也沒有買茶葉, 喝了外面免費的奉茶就下山到另一頭去了.

    坪林
    [​IMG]

    晚上去住大統鋪的旅館, 一個人只要幾十塊, 打牌玩個一個晚上....

    我只記得到了第二天幾個同學就累了, 爬山坡時騎不動, 還由用被取笑同學的摩托車拉上山, 那時候沒有人敢笑他了, 不知道也許下一個就是要他幫忙.

    到了第三天, 好像到了羅東, 大家已經筋疲力竭無法再騎回頭。開會後決定搭火車回家, 腳踏車摩托車全部托運回來, 真是個"壯志未酬", "虎頭蛇尾" 的敗兵部隊. 不過大家玩的很開心。

    騎車去搭火車回家
    [​IMG]

    這段自行車遊記有點丟臉, 所以我大概一直想把它忘掉.

    如果有機會, 我想重來再騎車北部一週, 不過這次可能要比上次還要差勁, 一個星期到十天慢慢的騎, 逍遙的游山玩水, 而不是年青人健身之旅了.

    :p.
     
  4. ajino

    ajino Member

    註冊日期:
    2005-11-28
    文章:
    217
    讚:
    11
    沙漠叔,我也愛踢足球.
    台灣算是半個足球沙漠,不知道以前的情形如何?

    我想,你要騎車遊北部絕對不是問題.
    現在環島旅遊很方便,以你的年紀一點也不會太晚.
    幾年前有部記錄片叫”不老騎士”,裡面70幾歲是最年輕的.
     
  5. Desert Surfer

    Desert Surfer Well-Known Member

    註冊日期:
    2008-02-24
    文章:
    2,434
    讚:
    228
    差點賠上小命的足球賽

    差點賠上小命的足球賽

    很高興知道ajino和我一樣愛踢足球

    [​IMG]
    的確台灣在50-60年代足球沒有特別風行, 主要是政府不像籃球一樣的積極提倡. 在台北的三軍球場(現在已拆掉)常常有表演賽. 一些官員會去觀賞. 在軍中常有各單位的友誼比賽. 當時踢的好足球的是一些香港華僑. 記得在上面我提到的"今日世界"雜誌中有介紹香港球王李惠堂.

    [​IMG]

    我會喜歡是因為三哥足球踢的很好, 不但是校隊的頂尖明星還被選拔為國家青年隊的後備球員可以出國比賽, 可惜被媽媽一口否決. 小時候我有時跟著他去看練球, 家裡常聽他講. 耳濡目染慢慢的喜歡上足球. 初中時下課休息和中午休息時間會和同學們去操場踢. 剛開始因為我比較不怕死, 還當守門. 後來覺得運動量不夠, 喜歡跑步的我改踢右鋒.

    ajino 的回復讓我想起有次三哥帶我去看國際比賽的驚險小故事.

    當時我才小學2-3年級, 9-10歲左右. 香港的知名球員像黃自強等受邀到台灣在台北的綜合運動場和台灣的球隊有一場表演賽. 三哥當然買了票, 我也跟著去.

    [​IMG]

    球賽好像是十點開始, 我們九點多就到球場. 已經擠得人山人海. 綜合運動場有七八個大門, 大家就在每個門口排隊. 沒想到進場時, 只開一個門, 所有的人開始擠向唯一的門, 秩序大亂像逃難的暴民一樣, 我個子小被人推倒在地上, 幾個人還踩在我身上胸口, 我透不過氣來只聽到三哥大吼:"我這裡有小孩子嘛!"拳打腳踢的把踏在我身上的群眾推擠開. 我想如果不是三哥, 後面的群眾繼續的踏過我, 大概小命嗚呼了.

    [​IMG]

    大家都氣虎虎的進門, 收票員知道眾怒難犯, 臉色蒼白的站在那裡根本不敢收票.

    足球賽我一點都不記得, 這件事卻讓我終生難忘.

    :eek:
     
  6. Desert Surfer

    Desert Surfer Well-Known Member

    註冊日期:
    2008-02-24
    文章:
    2,434
    讚:
    228
    上面看球賽差點丟掉小命的事在我的腦海中有55年了, 從來沒有寫出來過

    ajino 講到足球, 突然讓我想起這件事.

    希望大家多上來聊天觸發我的童年回憶.

    :p
     
  7. Desert Surfer

    Desert Surfer Well-Known Member

    註冊日期:
    2008-02-24
    文章:
    2,434
    讚:
    228
    懷念台灣的人物: 衣復恩將軍

    [當兵的故事提到我預官服役松山機場的老蔣專機中隊, 我後來碰到了最早為老蔣開飛機的座機長後來的衣復恩將軍, 雖然只替他工作一個月, 我卻一直記得這件事]

    懷念台灣的人物(12): 衣復恩將軍
    "老蔣的手杖"

    昨天上網遊覽時看到衣復恩將軍在2005年走了﹐享年90歲。 衣將軍是老蔣早期的的座機長被人稱做"老蔣的手杖", 出門必靠他. 我在1971年曾有幸的在他的企業亞洲化學公司上班過一個月。 衣老對我非常好, 可惜因為我不願意和他公司簽約因而離開。我對他的懷念不是政治性也不是感恩﹐只是在人生中有幸和一位奇跡人物擦身而過﹐短短的相處中還蠻喜歡這個人﹐所以寫出來和大家分享。

    1933年的衣將軍
    [​IMG]

    大學畢業在服預官役還沒有退伍我已經在一家英商怡和公司的美國船務部找到一份業務員工作, 一退伍就興沖沖的去上班, 記得怡和是在水門邊的貴德街, 像是一個古堡的辦公室.

    貴德街水門附近的古建築
    [​IMG]

    怡和當時除了船務部外還代理許多進口產品, 例如3五牌香煙, 阿華田等, 船務部則代理US Line, 和英國南菲等航線, 當時台灣出口很旺, 船運公司都賺翻天, 我招進去當作儲備幹部, 可是沒有事做, 天天只叫我看公司的營運手冊, 三個月下來我快悶瘋了, 就跑到總經理辦公室說"這個工作太無聊, 我不幹了" 總經理是香港來的X先生, 不准我辭職, 把我趕出辦公室要我回到座位, 當時我是個血氣方剛的小伙子, 把東西收了就回家, 寫一封信給X先生說﹕"對不起, 我還是決定不幹了".

    當時就業機會很多, 自己又是名校熱門科系畢業. 幾個星期就找到幾個新工作, 其中一個就是亞洲化學, 待遇比怡和好, 而且中午有一頓飯吃, 最關鍵的是公司在離我住的龍江街走路不到十分鐘就可到的南京東路巷子裡, 我就先考慮這家了.

    去面試時先和一位X經理談談, 他似乎沒有決定權。 告訴我去另一房間和公司的董事長見面, 我進去後有二位男士, 一位長的很英俊, 穿著藍夾克50多歲的男士, 和一位帶眼鏡高高的男士, 原來帥哥董事長就是衣將軍, 眼鏡先生是他另一公司"台灣家用"的總經理, 眼鏡先生看了我的履歷表問了一些問題後, 拿一份英文報給我叫我唸, 唸完他說你英文發音不錯, 一直不出聲的衣將軍開口第一句就是﹕"你在怡和公司上班, 為何自己辭職不幹?" 我回答說 :"在那家公司上班我很不習慣..." 衣將軍馬上很高興的說﹕"對! 怡和就是以前的東印度公司, 是賣鴉片害死中國的那家, 你不喜歡在那裡上班是對的..." 當場就任用了我(我想還有一個原因可能我是空軍預官﹐衣先生是退休空軍中將, 而且事後X經理告訴我他們接到我應徵的履歷表, 早就去找內部熟人打聽, 確定我不是出皮漏被解僱的)

    東印度公司的艦隊侵略亞洲
    [​IMG]

    後來的衣將軍, 1971年我見到時他比較年輕
    [​IMG]

    開始時亞洲化學是生產電氣隔絕膠布為主, 當時台灣沒有幾家, 亞洲化學最早, 另外一家是四維公司, 衣將軍想要積極發展出口業務, 原來的X經理負責銷售不會英文, 所以找我去.

    衣將軍每天在快吃中飯會來公司轉一圈,有時會叫他的侄子總經理, X經理和我進去, 衣將軍每次都會夾著一份美國華爾街日報, 若華爾街有什麼大事會詢問考考總經理, 他似乎對侄兒很嚴厲, 但對我卻很溫和, 那時候我蠻喜歡這位軍人本色的衣將軍. 他是山東人, 個性很爽朗直率, 對我非常好, 中午員工吃飯大概有4-5桌, 他一定叫我坐在他旁邊, 總經理坐在右手邊. 他們做的菜真好吃﹐非常下飯。

    記得有次開會衣將軍感慨的說" 我們在台灣經營化學工業, 應該和王永慶相比, 你看台塑今天是什麼局面, 我們還在這條巷子裡不大不小的做, ...大家要反省..." (後來衣將軍的企業發展的很成功).

    在公司待了一段時間後, X經理悄悄地告訴我一些事情, 說衣將軍因貪污案被老蔣關過幾年差點被槍斃, 是蔣夫人保他才逃過一劫的, 後來我發現其實X經理說的並非事實, 衣將軍並沒有貪污﹐空軍工程弊案和他無關﹐是被小蔣關的, 主要原因是衣將軍心直口快, 對當時國民黨官員萎靡不振大作批評,認為如此下去"反攻無望", 而且認為“經濟發展重於政治", 他還把這些觀點和當時美國大使館的林克斯談及,林克斯在美國國會作證時引用了這些論調﹐而遭到老蔣小蔣的不滿﹐差點引來殺身之禍。 空軍工程弊案﹐U-2偵察機照片只是個辦案藉口而已,

    U-2偵察機
    [​IMG]

    衣將軍的確被冤枉的關了3年﹐1971年我見到他時﹐才出獄2年多﹐一點都看不出任何怨氣霉氣﹐還是英姿煥發﹐自信滿滿的樣子, 這點我很佩服。40年後我們事後平心而論, 衣復恩的遠見看法是相當正確的. 小蔣後來做的建設台灣不就是衣說的嗎﹖

    做完一個月的試用期, 公司要我簽3年的契約, 我考慮了半天覺得3年時間太長, 而且我一個本省人在此幾乎全部是外省人職員, 而且軍人作風氣氛很重的公司, 大概很難會有前途. 最後決定還是不簽約離開了. 雖然在亞洲化學只有工作了短短的一個月, 我卻一直記得衣復恩將軍.

    衣老走的消息昨天上網遊覽時才知道. 衣老, 安息了。

    (2008年寫)
    .
     
  8. 白

    New Member

    註冊日期:
    2004-05-27
    文章:
    117
    讚:
    0
    原來沙漠叔也是空軍
    巧的是我也在松山機場服役
    該叫老長官或學長了
     
  9. Desert Surfer

    Desert Surfer Well-Known Member

    註冊日期:
    2008-02-24
    文章:
    2,434
    讚:
    228
    啊, 真巧. "白"也在空軍松山機場服役過!

    你大概差我20-30年, 機場內部大概改變很多了. 專機中隊大概也解散了.

    如果會計室沒有改變, 裡面白色的櫃檯中間後面就是我當時的座位.

    :)
     
  10. 白

    New Member

    註冊日期:
    2004-05-27
    文章:
    117
    讚:
    0
    沙漠叔,
    我退伍的時候,專機中隊還在。
    我是在貴賓室,不知道您那時候的稱呼是不是一樣,(其實就是總統候機室)
    現在基地也變得跟我退伍時大不相同了。:)
     
  11. 楊棗

    楊棗 New Member

    註冊日期:
    2006-10-06
    文章:
    21
    讚:
    0
    想當時我們新訓,八班跟九班的班長住同一個士官寢室

    八班的班長抓到我們九班有人偷帶手機 手機收去後

    '你的班兵出包了,現在要怎樣處理' 勒索意味十足

    我們九班的班長非常的不以為然

    '咱們做過的事情大家都心知肚明,你做過的事情都是我想不想抓出去 [台語 洩漏之意] 而已

    大家當兵一年都是來交朋友的,不要搞到大家都難看"


    後來八班班長就鼻子摸摸的把手機還給我們同梯了

    事情卻還沒結束 隔兩天準備休結訓假....

    我們班的班長要跟我們借錢坐車回家 因為他的錢包在他寢室被偷走了

    至於事情是如何發生的 或許大家心理都有個譜 只是不願意說罷了

    那是軍中 這也是我對部隊印象很差的開端
     
  12. Desert Surfer

    Desert Surfer Well-Known Member

    註冊日期:
    2008-02-24
    文章:
    2,434
    讚:
    228
    我服役時不記得有貴賓室. 難道是早期的飛官俱樂部改裝的?

    當時的指揮官是蘇驤, 我剛剛進去時是上校, 半年後升為少將.

    有位長的很瀟灑有點像混血兒的歐陽連絡官是否當時還在?
     
  13. Desert Surfer

    Desert Surfer Well-Known Member

    註冊日期:
    2008-02-24
    文章:
    2,434
    讚:
    228
    謝謝楊棗的分享.

    軍中出事完全看負責的人怎麼辦? 估摸的主管只會往上報. 有擔當的主管就自己處理. 軍中大事可化小, 小化無. 也可以雞毛當令箭.

    我們的那一時代, 去受訓的年輕人比較單純一般不會出什麼大事.
     
  14. Desert Surfer

    Desert Surfer Well-Known Member

    註冊日期:
    2008-02-24
    文章:
    2,434
    讚:
    228
    學校被記過的小故事

    [楊棗的回復又觸發我靈感寫篇童年的故事. 其實在學校時有些老師也會小題大作的處罰學生, 動不動就說要記過甚至開除. 我在初中時也碰到一位老師, 小小的事觸犯了他, 居然要訓導處開除我!]

    我初二時很調皮, 喜歡在教室窗口看從操場另一頭走過來的老師, 向大家宣佈我們的老師來了沒. 我見到一位教其他班博物的X老師走過來, 我就大叫"XXX來了". 他的名字發音很像"X陰險" (我當時根本不知道他的外號叫"X陰險", 他誤會了)

    沒想到他在操場的中間就聽到, 怒氣衝天的跑到我們的教室, 大聲質問"誰叫我名字?!" 大家不敢作聲. 他勃然大怒叫大家去訓導處前排隊, 我看大勢不好, 不要連累同學. 就走出來說是我. 他拎者我的耳朵抓我到訓導處去. 居然說我侮辱師長要訓導主任開除我...

    我在訓導處罰站了一小時, 後來我的導師是校長的秘書, 在學校有點勢力, 力保我只記二個警告了事. 想想如果我真的因此被開除, 一生可能就毀了. X老師似乎有點小題大做。

    X老師為何有這個外號, 除了名字的諧音外, 聽說他在監考時都帶個深色太陽眼鏡拿著一張報紙坐著看, 報紙上卻有一個洞, 顯然是欲擒故縱. 難怪有此外號.

    監考時帶個深色太陽眼鏡, 有點恐怖
    [​IMG]

    從下面鮮事可以再了解X老師的心態一二:

    你有沒有聽過月考成績是負10分的﹖ 要感謝X老師的偉大創作。當時月考是由學校擔任那科的老師輪流出題。輪到X老師出題﹐他來個選擇題大會考﹐他還還得意的到每間教室親自解釋﹐他說﹕選擇 題答案可能是1﹐也可能是2﹐也可能是3﹐也可能是4﹐也可能是13﹐24﹐23 14,34....也有可能是1234﹐也有可能是 0﹐答對1分﹐答錯倒扣1分

    我記得本人得了30幾分不及格﹐不過有人負10分。比上不足比下有餘。

    世界就是這麼小, 1979年我從紐約搬家到芝加哥碰到一些建中的老同學, 其中一位同學的太太居然是X老師的親外甥女. 有一個和我同校6年的同學也住芝加哥﹐知道我被記過的醜事﹐開玩笑說你碰見仇人的親戚﹐你要如何對待﹖我沒有和她提此事。其實我對X老師不記仇﹐對導師救我一把感恩而已, 小時頑皮是應該管教。

    :cool:
     
  15. Desert Surfer

    Desert Surfer Well-Known Member

    註冊日期:
    2008-02-24
    文章:
    2,434
    讚:
    228
    迫不及待想寫出來的日記

    我提過我從來不寫日記. 的確我從小不愛受約束. 要我天天寫日記, 每週寫週記, 我偏偏不好好的寫. 如果當時是我爸媽要我去國語日報投稿, 我也許就不會如此做了.

    有一篇日記卻讓我迫不及待想寫出來. 2004年11月, 我在去中國大陸出差前和沙漠嫂去台灣度假, 在山上度假地方卻碰上一件讓我震撼的事, 讓我幾天都無法忘懷, 到了中國大陸住進旅館後第一件事就是坐下來寫了下面的"清泉日記".....
     
  16. Desert Surfer

    Desert Surfer Well-Known Member

    註冊日期:
    2008-02-24
    文章:
    2,434
    讚:
    228
    人生的真實小故事: 清泉日記

    [台灣有很多美麗的地方﹐可惜水土保工作沒有做好﹐景觀受到破壞。不過亡羊補牢﹐為時不晚﹐台灣還有很多美麗的人們﹐大家改變心態努力重建﹐恢復不是不可能。大家在春節假日可以多出去走走﹐也許在深山僻野﹐會見到一些奇人異事。 下面是我無意碰見的小故事﹐和大家分享。]

    清泉日記

    我和我太太在2004年11月去了台灣的清泉。去清泉是為了和丁松青神父見面﹐順便在那裡玩幾天。丁神父是一位美國來台灣的天主教耶穌會神父﹐我們由另外一位美國朋友而認識。 清泉位于由我的老家竹東上雪霸國家公園的半山上﹐以景色優美以及清澈無味的溫泉而成為有名的休閑地﹐那兒的居民大部份是泰雅族及賽夏族原住民。

    我們由芝加哥經過東京搭了16小時飛機抵達台北﹐再坐將近3個小時朋友的車子﹐ 在11月6日中午終於到了清泉。上山的路上有許多處坍方﹐僅容一部車行走的寬度。 村內街道相當冷清﹐沒有休閑地應有的熱鬧﹐也沒有看到一家餐廳在營業。到了預訂的清泉山莊招待所後聽那兒的葉小姐說餐廳都關門了﹐ 吃飯只有去下面雜貨店買泡麵。 整個三層樓的清泉山莊除了我們外沒有其它遊客。這個出乎意料之外的情況幾乎動搖了我們留在清泉的意願。

    [​IMG]

    不久之後我見到了丁神父。他帶我在村內的街上繞了一圈。我才知道兩個半月前的颱風﹐連續兩天兩夜的豪雨以及後來的土石流﹐ 對清泉地區造成了重大的傷害。 房屋被毀壞﹐淹沒﹐沖走﹐ 30人死亡或失蹤。而這些傷害大部份發生在丁神父的教區。許多人無家可歸﹐仍然滯留在山下的小鎮。

    [​IMG]

    丁神父好意的邀請我們在他家一起用餐﹐這才把我們從以後幾天的泡麵難題裡拯救出來。和丁神父相處的幾日﹐讓我對丁神父有了較深的認識。 他平易近人無所不談﹐國語講的很好。 更讓我開心的是我們有許多共同的喜好﹔藝術玻璃﹐閱讀﹐老電影﹐外國電影﹐古典音樂﹐民謠﹐吉他等。

    [​IMG]

    對所有村民來說丁神父是他們最親愛的朋友。所到之處﹐不管老幼都對他揮手致意。 汽車司機摩托車騎士停下來和他寒喧。 孩子們奔跑著過來叫 “神父﹗“。 村民需要他﹐敬愛他。二十八年前來到清泉的那位年輕教士﹐憑著他的愛心和毅力﹐ 把這裡的天主堂由四面徒壁重新整理。以他藝術家的素養﹐一筆一畫的塗上原住民風味壁畫﹐教堂內的彩色藝術玻璃窗﹐運動場旁的馬賽克壁畫都生動地畫出了聖經故事。他更策劃建造了清泉山莊招待所以及聖心托兒所。

    [​IMG]

    第二天是星期天, 我們參加丁神父主持的彌撒。約有70多位教友參加﹐大都是原住民。 我們雖然不是基督徒或天主教徒﹐優美的聖歌及祈禱聲令人感動。 有些教友以山地語說出禱文﹐聽不懂山地語但是能聽出裡面的情感。 一位年輕的婦人懷抱一個小嬰兒﹐她以國語﹐輕柔平和的聲音說出禱文﹐說到這個災難說到未來﹐語氣裡沒有憤怒沒有怨憎﹐只有對主及未來的堅定信仰。 後來我才得知她的先生剛剛病逝, 舅舅是位警員又在這次災難中因公殉職。

    [​IMG]

    下午丁神父帶我們去看了土場災區。 這一大片平地颱風前派出所﹐二十多家民家﹐店舖﹐農場品市集﹐雪霸國家公園公路﹐都在那裡。現在亂土的殘骸已被推土機推平。一片空地只剩附近高地的幾家房子﹐景色悽涼。 神父告訴我們還有十幾個人被土石流埋著﹐還未挖出。我們在那裡靜靜地站著。 附近忽然傳來收音機播放的山地音樂﹐一個小男孩大聲的和著唱。 雖短暫卻讓我莫名的感動。 經歷了這樣的苦難﹐仍然對人生如此有信心﹖ 在台灣小時候聽人說﹕原住民樂天﹐愛喝酒﹐任性﹐不負責。 在這一剎那時刻我看到的是他們的韌性和勇氣。

    [​IMG]

    [​IMG]

    一位中年婦人上前和丁神父打招呼。她的家還在﹐屋頂被打歪了。 她姐姐的家在正隔壁。 土石流來時﹐吞沒了姐姐的房子﹐也帶走了屋內的婆婆和高中剛畢業的小兒子。 那時就像一桶黑水自天而降﹐不過10多秒的時間﹐甚麼都完了。 這兩個半月來﹐政府的資助不多也不穩定。 她難過, 但是並沒有對人生失去信心。 她說﹐”一切都由天主安排” 。 她姐姐在附近搭了一個小帳篷﹐希望能重建家園。 當時被疏散到山下的村民有些回來了﹐有些經濟情況不好的村民還滯留在山下﹐茫然不知所歸。

    [​IMG]

    [​IMG]

    次日的早晨我們跟隨丁神父參加鄰村的老婦人葬禮。這位老太太被救出來時土石流已埋到頸子﹐這樣的驚嚇使她在兩個月後仍然無法恢復﹐就這麼走了。

    [​IMG]

    葬禮後丁神父帶我們去剛成立不久的聖心托兒所。托兒所非常地整潔漂亮﹐每個細節都為院童安排得妥妥貼貼。神父很自豪的說這是全台灣最有名的托兒所。因為政府的辦事鎖碎﹐執照等了很久才拿到。 總算拿到後﹐大家都非常開心地慶祝。 他的目標是教導村內的兒童良好的生活習慣和禮節﹐使他們的人生有個好的開始﹐而且持續下去﹐來突破一般村內不好的惡習﹐譬如喝酒﹐打架﹐罵人。

    [​IMG]

    [​IMG]

    走到托兒所門口時﹐正是休息時間﹐兒童們早已聽到丁神父的講話聲音﹐等在院門口。 門一開﹐數十隻小手攀著神父的手﹐神父的腿﹐神父的衣服﹐叫著 “神父﹗” “神父﹗”。 參觀他們課堂時﹐小朋友乖乖坐在小椅子﹐還為我們唱了一曲 ” 兩隻老虎﹐兩隻老虎“。

    [​IMG]

    [​IMG]

    最後一天早晨﹐我們向神父及其它朋友告別﹐我們會常常回來清泉的。 雖然沒有看到昔日的美景和享受到有名的溫泉﹐我們帶回的是珍貴的人生體驗。 我們希望經由網頁把這些珍貴的回憶和朋友們共享﹐我們也希望由每個人的幫助﹐清泉的村民們能早日重建家園﹐回復正常的生活。原住民的教育也可以在丁神父教 會推動下﹐逐漸的提升。

    附註﹕ 丁神父非常謙虛﹐對他的成就不多談。 我在網上查詢資料才知道他在2004 年﹐獲頒 “史懷哲教師獎”。丁松青神父除了是耶穌會神父外﹐也是一位作家﹔ 總共寫了有5本書﹐其中3本 ” 清泉故事“﹐”蘭嶼之歌“ ” 剎那時光“ 由女作家三毛翻譯成中文。藝術家﹔ 作品包括油畫﹐馬賽克壁畫﹐藝術鑲崁玻璃設計﹐作曲家﹔總共有20多首曲子﹐其中幾首在台灣及大陸的教會都有採用。

    (2004. 11.12 寫于中國山東青島旅館)
    .
     
  17. 白

    New Member

    註冊日期:
    2004-05-27
    文章:
    117
    讚:
    0
    可能喔

    就在停機坪旁邊一長排的建築 專機隊的旁邊

    後來可能都換人了 所以您說的長官我沒有聽說過了

    我在服役的時候 指揮官也都是少將 (但他們可能還在服役 所以不知道方不方便提名字)

    但是 長得瀟灑的教官倒是一直都有啦 哈哈
     
  18. wizardma

    wizardma Active Member

    註冊日期:
    2002-03-20
    文章:
    5,899
    讚:
    10
    雖然我沒有信奉任宗教,但是看到神父這樣子的奉獻,真的令人為之動容,太讓人欽佩了。
     
  19. Desert Surfer

    Desert Surfer Well-Known Member

    註冊日期:
    2008-02-24
    文章:
    2,434
    讚:
    228
    那兩位長官年紀都比我大, 可能早就退了.
     
  20. Desert Surfer

    Desert Surfer Well-Known Member

    註冊日期:
    2008-02-24
    文章:
    2,434
    讚:
    228
    後來我又去清泉部落多次和丁神父結交成好朋友. 他和他的哥哥大丁神父丁松筠一生都奉獻給天主教和台灣. 小丁神父在清泉部落超過36年了.

    如果大家有興趣我會有一連串的貼文介紹清泉部落和我在那裡的一些活動.

    台灣的一些高官富賈熱衷中國大陸慈善工作, 興建學校設獎學金推行教育. 希望看到他們對台灣原住民多一份關心. 多年前我在芝加哥中文電視臺看到台灣政治人物的姐姐帶著美國老公去中國大陸偏遠鄉下替她們出錢興建的小學開幕剪綵的文宣影片. 幫助世界各地的貧窮弱勢族群是好事. 不知道她是否也考慮去自己家鄉台灣偏遠地區協助推廣教育?

    .
     
    Last edited: 2012-08-21

分享此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