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漠叔講古幫你消暑

本文由 Desert Surfer2012-08-01 發表於 "閒談當代、聊天" 討論區

  1. Desert Surfer

    Desert Surfer Well-Known Member

    註冊日期:
    2008-02-24
    文章:
    2,434
    讚:
    228
    謝謝route_66

    很高興你喜歡我的隨便雜文. 有人共鳴和鼓勵. 沙漠叔才會越寫越有勁.
     
  2. Desert Surfer

    Desert Surfer Well-Known Member

    註冊日期:
    2008-02-24
    文章:
    2,434
    讚:
    228
    去過台灣的美國總統是誰?

    [我來換個方式讓大家參與這個台灣古早人物事的話題]

    大家猜猜看, 第一位也是唯一在位時去過台灣的美國總統是誰? :confused:

    提示一下, 去的年代可能連各位的父母都還沒有出生. :eek:

    猜對的話, 沙漠叔將寫一篇親身的經驗分享大家. ;)
     
  3. Desert Surfer

    Desert Surfer Well-Known Member

    註冊日期:
    2008-02-24
    文章:
    2,434
    讚:
    228
    還沒有人猜到? :confused:

    是不容易猜, 連百度都不知道. ;)

    提供線索: 不是尼克森, 他去時是副總統, 也不是克林頓, 他去時已經卸任. :cool:
     
  4. wizardma

    wizardma Active Member

    註冊日期:
    2002-03-20
    文章:
    5,899
    讚:
    13
    1960年,艾森豪,百度查不到應該是資料太敏感吧,google就很有骨氣,不惜退出中國市場也要和中國政府拚了。
     
  5. Desert Surfer

    Desert Surfer Well-Known Member

    註冊日期:
    2008-02-24
    文章:
    2,434
    讚:
    228
    答對了! Wizardma. 不虧是個Wizard法師. :p

    明天我就放上我快寫完的這一篇.

    :)
     
  6. Desert Surfer

    Desert Surfer Well-Known Member

    註冊日期:
    2008-02-24
    文章:
    2,434
    讚:
    228
    艾森豪總統1960年來台訪問

    唯一訪問台灣的美國總統

    維基百科的報導:

    美國總統艾森豪於1960年6月18-19日訪問臺灣台北市時與蔣中正總統搭敞篷車前往圓山行館途中接受熱情群眾夾道歡迎。蔣總統與蔣夫人宋美齡親 赴松山機場迎接, 艾森豪總統並於傍晚在總統府前廣場對50萬群眾發表演說。兩國總統發表聯合公報,穩固邦誼,譴責中共對金門隔日砲擊之惡行,也依1954年的《中美共同防 禦條約》繼續保衛台澎金馬。艾森豪與蔣中正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中分別擔任歐洲及中國戰區的盟軍統帥, 艾帥並曾於1943年隨小羅斯福總統參加開羅會議, 會見過中華民國代表國民政府軍事委員會委員長蔣中正伉儷。



    [​IMG]

    [​IMG]

    [​IMG]

    唉, 算一算有52年了.1960年我才13歲, 上小學6年級. 是一個對世事似懂非懂的小孩. 我對美國艾森豪總統當年來台訪問的印象卻非常的深刻. 能夠親自近距離清楚的看到世界的偉人是人生難得的機會, 永遠不會忘記.

    艾森豪總統來台訪問的行車路線一定要經過我們50年代住的中山北路到圓山飯店. 訪問前幾個月警察陪著穿中山裝的特務人員沿著大街每家查戶口. 我記得清晨1-2點時被門鈴吵醒. 我心中害怕的看著爸爸拿出戶口名簿讓他們核對. 他們還問了許多問題, 例如家裡幾個人, 歲數, 職業等等, 好像有一一的核對人頭. 我們家裡人口很單純, 小孩都在念書, 沒有什麼麻煩.

    到快來訪問幾天前, 警察還特別過來查看我們的二樓窗戶. 出乎我們意料之外的交代當天要打開窗戶, 艾森豪總統經過時要我們在窗前熱烈歡迎. 但絕對不可丟任何物品下來!

    艾森豪總統來台訪問的當天, 幾個哥哥好像都去學校安排的總統府廣場歡迎大會不在家. 我幾個鐘頭前就在窗前等待. 等了好久才聽到遙遠的歡呼聲, 看到車隊慢慢地開來. 艾森豪總統和老蔣總統站在一部敞車上. 艾森豪不斷地伸開雙手向大家致意. 我雖然才13歲, 知道這是個歷史時刻, 跟著歡呼的大眾興奮的揮手鼓掌. 到今天我還記得非常清楚從我們家二樓看到艾森豪伸開雙手致意的景象.

    *********

    因為政治戰略政策, 50-60年代台灣人本來就高度的親美. 艾森豪總統的親自來訪更加深台灣人對美國的好感. 當時的美國是極端的反共, 亞洲的一些國家包括台灣是美國圍堵政策的重要夥伴. 對台灣的文化政治宣傳下了很大的功夫.

    家裡有訂閱好像免費或很便宜的美國新聞處發行的"今日世界"雜誌, 文章深入淺出, 有很多照片, 我很愛看. 讓我對美國有一些認知. 說是文化侵略也好, 政治統戰也罷, 的確讓許多台灣的年輕人相當的嚮往擁有當時台灣沒有的真正自由和想像中遍地黃金人人富裕的美國.

    記得有篇介紹美國農夫富裕生活的報導讓我印象深刻. 家父在台灣光復後佃農的耕地被國民黨征收光, 只剩下一小片地改建為水犁果園. 幾年來家父刻苦的經營卻無法獲利幾乎血本無歸. 相對下讓我對美國的農家羨慕不已.

    [​IMG]

    當時台灣社會很矛盾, 政府口號叫說要團結愛國. 大家卻看到喊著"反攻大陸"的官員將領想盡辦法甚至更改法令的把下一代送往美國. 一般沒有特殊背景關係的家庭只能鼓勵子女拼聯考上好的大學, 畢業後申請美國大學出國深造.

    當時有讓人啼笑皆非"來來來, 來台大. 去去去, 去美國"的順口溜. 我雖然也進了台大, 但大學成績不好休想申請獎學金, 父母的經濟條件不可能讓我自費出國. 對去美國留學的念頭, 我早就死了心. 打算留在台灣好好地發展.

    人生變化無法預測, 沒想到自己會誤打誤撞地追隨著來留學的新婚老婆來到美國, 一過就是37年.....

    前些日子看公共電視的美國二次大戰歷史記錄片提到當時的聯軍統帥艾森豪將軍, 讓我突然想到50多年前在二樓窗戶向著他揮手鼓掌的這件事. 頗有感觸的坐下來寫了這篇短文.

    [​IMG]

    :)
     
    Last edited: 2016-02-27
  7. vcvca

    vcvca New Member

    註冊日期:
    2010-11-17
    文章:
    155
    讚:
    0
    很好看....沙漠叔,您有寫日記的習慣嗎?? 不然怎麼好幾年前的事情都記這麼清楚? (這些文章,讓我可以了解, 以前我沒有經歷過的台灣,太棒了):)
     
  8. Desert Surfer

    Desert Surfer Well-Known Member

    註冊日期:
    2008-02-24
    文章:
    2,434
    讚:
    228
    謝謝vcvca

    我從來不寫日記. 在初中時不好好的寫週記還被老師罵. 年輕時我的記性非常的好. 許多小時候的事我到現在還記得非常清楚. 現在反而是剛剛做的事不記得了.

    有空我再寫篇我小學三年級(10歲)投稿國語日報被選去幼獅電臺朗誦作品的小故事. 我連那位播音員的長像都還記得.
     
  9. Desert Surfer

    Desert Surfer Well-Known Member

    註冊日期:
    2008-02-24
    文章:
    2,434
    讚:
    228
    真實小故事: 投稿記

    真實小故事: 投稿記
    初生之犢不怕虎

    1949年二次大戰結束不久, 我才兩歲. 國民黨撤退到光復不久的台灣, 開始一連串的土地改革. 家父的祖傳田產幾乎全部被徵收, 換來當時毫不值錢的股票. 雖然小學教科書上講的很好聽, 地主們變成資本家. 實際上對家父而言是個相當震撼的巨變, 頑固的他不願繼續在新的國民黨政府機構工作, 辭去原來在日本州廳技正的職位. 嘗試了許多不同的行業但都不是很成功. 50年代家裡的經濟一直很緊. 幸好家父在日本時代就在台北中山北路買了個樓房. 除了全家居住二三樓外, 一樓還可做點小生意. 家父在我進小學時開了家冰店.

    爸媽照顧冰店雖然非常忙碌, 但對小孩的教育非常注重毫不放鬆. 家裡的經濟不充裕, 但是媽媽堅持替我們幾個小孩訂國語日報, 學友和東方少年雜誌. 這些報章雜誌的文章有注音符號, 我在1-2年級就拿著注音字典跟著哥哥姐姐看. 記得在小學三年級就看完學友雜誌連載的"基督山恩仇記", "三劍客"和許多世界名著. 這種跳級式的閱讀似乎讓我比其他同學的思想早熟開放許多.

    [​IMG] [​IMG]

    我尤其喜歡閱讀國語日報, 下午四點多報紙送到, 我就搶著看. 看到"我的作品"欄中許多和我年紀差不多學童的投稿, 心想也許有天我也可試試. 小學三年級時學校要交篇作文, 我寫了篇歌頌美麗早晨的作文"早晨"給老師, 文章寫的有點假, 用一大堆很肉麻的形容詞. 講太陽多美, 鳥叫多好聽. 老師批了個"甲". 自己有點詫異但被褒獎的得意起來, 想想我如果拿這篇現成的作文去國語日報投稿, 也許馬上被登出來.
    [​IMG]

    [​IMG]

    小鬼頭的我心裡打個如意小算盤, 一個信封一張郵票, 為何不寄兩篇稿, 機會更大? 趕快拿稿紙來開始寫. 哼, 要寫什麼呢? 那時學校剛剛考完試快放寒假. 前幾天媽媽要我們幾個小孩在家大掃除準備過年. 就寫我們"打掃"的經過吧! 記得前面幾句是這樣的: "大家都考完了, 媽媽說....". 還畫個打掃的小圖. 沒有修改也沒有給任何人看. 拿個爸爸辦公桌上的信封貼張郵票就和"早晨"作文一起寄出去了.

    投稿的事爸媽和家裡的人都不知情. 寄出後我還有點擔心, 好像看過"一稿兩投"是不可以的. 沒聽說"兩稿一投"不可以吧? 沒想到幾個星期後, 打開國語日報居然看到我的"打掃"被刊登出來. 國語日報"我的作品"欄, 每週會選兩篇文章去幼獅電臺朗誦, 我的"打掃"被選中.

    唸高一的三哥幫我聯絡, 二個星期後帶我去電臺. 記得幼獅電臺是在西門町一個大樓裡. 從來沒有去過電臺的我有點好奇的東看西看的. 一位長的小小的小姐紮著兩條辮子穿著卡其學生上裝黑色裙子, 像是半工半讀的學生, 笑容滿面的帶我到錄音室.

    沒看到很多的儀器啊? 桌子上只放一台錄音機, 要我坐下來拿著著國語日報我的文章對著個方方的麥克風唸. 沒有受過訓練的我有點緊張, 語調平平的唸了一遍. 播音室小姐關了錄音機就說可以了. 告訴我和三哥幾月幾號幾點會播出.

    [​IMG]

    播出的那個時刻, 我們全家興奮的守在我們家唯一的老爺收音機旁. 播放出來時我幾乎要摀住耳朵躲到別的房間去. 我的聲音怎麼這麼難聽啊!
    [​IMG]

    幾天後我收到國語日報寄給我的稿費; 新台幣六塊錢. 要帶圖章去郵局領. 爸爸替我去刻了個圖章到郵局領了給我. 還告訴我刻圖章花了十塊錢. 我們還賠了四塊錢.

    我才不管哩! 這是我有生來第一次賺到的錢! 我可以買60根我愛吃的豬血糕!!!


    :p
     
  10. wizardma

    wizardma Active Member

    註冊日期:
    2002-03-20
    文章:
    5,899
    讚:
    13
    看完後我決定下午去買台北豬血糕吃!
    三支50,在高雄文化中心三皇三家旁邊,
    沒吃過的高雄朋友們記得去試試。
     
  11. vcvca

    vcvca New Member

    註冊日期:
    2010-11-17
    文章:
    155
    讚:
    0
    所以以前是ㄧ塊錢買十跟豬血糕????:eek:
     
  12. Desert Surfer

    Desert Surfer Well-Known Member

    註冊日期:
    2008-02-24
    文章:
    2,434
    讚:
    228
    謝謝wizardma的資訊

    我下次回台灣如果去高雄玩要回味一下.
     
  13. Desert Surfer

    Desert Surfer Well-Known Member

    註冊日期:
    2008-02-24
    文章:
    2,434
    讚:
    228
    對! 當時是一根一毛錢.

    小學時如果上早班, 下午在家就可以吃到.
     
  14. Desert Surfer

    Desert Surfer Well-Known Member

    註冊日期:
    2008-02-24
    文章:
    2,434
    讚:
    228
    日本武士刀的故事

    [前面兩篇有提到國民黨, 網友們不要誤會有政治含義. 我只是實話實說的描述過去的台灣和我小時候的真實情況.

    家父雖然頑固, 但心地善良. 田產被徵收後, 對過去的佃農心中並沒有什麼疙瘩. 還繼續往來. 改天我寫一篇他帶我去山上在佃農家住幾天的日記.

    很多看過我以前貼的文章的人知道. 上天的安排是很奇妙的. 家父雖然不喜歡拿走他田產國民黨, 絕對沒有想到在20多年後會和當時去接收台灣的第一批國民黨官員結成親家. 我常常自嘲上天為了補償我們家, 讓我娶到拿走我們田產國民黨官員的女兒.

    而且最重要的是我認為田產的喪失對我們家族是"塞翁失馬"的福報. 因為家中不再富裕, 父母才會盡全力督促我們每個小孩努力向學自力更生.

    下面是過去貼過家父收藏的日本武士刀的故事]


    *************

    家父出生在台灣日據時代富裕的地主家, 在台北求學後在日本州廳上班. 有許多日本的朋友同事. 光復後他們被遣送回國, 把一些日本武士刀和武士的盔甲賣給家父. 聽家兄的描述一共有4把; 一把軍刀, 2把長武士刀, 1把比較短的刀, 刀殼非常漂亮,刀刃雪白亮晶晶的.

    1947年(民國36年)我出生的那一年, 台灣發生了228事件. 國民黨政府嚴禁一般百姓在家中私藏刀械槍支, 違者處死. 家父當然不敢再留這些日本武士刀, 就把它們丟到糞坑裡. 隔了好幾年事情平靜後, 家父才敢去把它們打撈出來, 漂亮的刀殼已經腐爛的只剩下刀身.

    光復後家父的田產被政府徵收光, 家道開始衰敗. 家父忙著賺錢謀生, 這些破爛的武士刀就放在倉庫沒人管了. 我到了8-9歲小學時有次家中大掃除, 才記得第一次看到這些武士刀. 雖然刀刃不再雪亮但依然鋒利. 我記得還用它們來削鉛筆呢. 日本軍刀上的櫻花珞印還清楚可見.

    當時我想我們有4兄弟; 我最小大概只能分到那把短刀, 心中就認定那把是我的了. 從小愛看日本"尖巴拉"的電影, 常常想象自己帶著那把短刀像宮本武藏一樣的流浪天涯. 不過一直有點納悶那把短刀是否是小孩子佩戴的? 我長大後會不太搭配喔...

    後來看了好幾遍"宮本武藏"電影, 第二集中提到他的"二刀流"劍法才注意到宮本武藏身上都帶著兩把刀; 一長一短, 短刀是副刀. 長刀多作防禦功能, 短刀卻作致命的攻擊. 他的"二刀流"劍法讓他打敗不少敵手, 讓我覺得我的短刀很有用哩!

    [​IMG]

    70年代我離開台灣到美國, 80年代家父過世後, 這些武士刀後來不知放在那個哥哥那裡, 覺得應該把它們拿去翻修, 重配刀殼. 紀念家父外這也算保留歷史遺物.

    我這篇文章沒有政治含義, 我對過去這段歷史沒有遺憾, 反而認為田產的喪失對我們家族是"塞翁失馬"的福報. 因為家中不再富裕, 父母才會盡全力督促我們每個小孩努力向學自力更生. 我們沒有讓他們失望.

    上天的安排是很奇妙的﹐我的岳父是光復後國民黨派來接收台灣的第一批官員﹐間接的征收光我父親田產, 我卻娶了他的女兒。我常常和我老婆開玩笑說她是上天的安排賠償我們家失掉的田產。不愛江山愛美人的溫莎公爵可以為辛浦生夫人放棄英國王座﹐我不能相比﹐但如果可以讓我選擇﹐我絕對願意交換。從來沒有和父母討論過此巧合﹐但我知道他們非常喜歡滿意這個媳婦。

    ;)
     
    Last edited: 2016-02-27
  15. Desert Surfer

    Desert Surfer Well-Known Member

    註冊日期:
    2008-02-24
    文章:
    2,434
    讚:
    228
    童年在莊下的記趣

    "太禾堂打嘴鼓" "田埂邊吃西瓜"

    在日據時代家父是地主﹐光復後田產被征收﹐家父還留著個小水梨園﹐請過去的佃農幫忙照顧。小時候常跟著家父去這些住在山上的佃農家.

    [​IMG]

    記得是在新竹青草湖的山上. 從台北坐火車到新竹站, 再坐新竹客運到青草湖. 還要走將近一小時上山才到佃農家. 自己去過走一趟, 才知道家父每次去照顧水梨園奔波的辛苦.

    [​IMG]

    佃農叫阿X, 很和善的四十多歲人, 還口口聲聲的叫家父"頭家". 他有個女兒比我大很多, 比較沒有什麼和她講話. 另外有兩個兒子, 老大比我大5-6歲對我很友善. 老二和我同年卻對我充滿敵意. 我一直想向他示好, 但他似乎不領情. 我了解原因和他的心情, 有點遺憾但並不特別在意.

    佃農家很苦. 家父上山時都會去市場買些豬肉去加菜. 從小就不喜歡吃肥肉的我, 很愛吃清淡的菜飯. 尤其他們的番薯飯我最喜歡﹐專挑他們不喜歡的番薯吃.

    [​IMG]

    晚飯後大家拿長板凳坐在"太禾堂" (客家話; 門口晒穀的大空地) 那時候山上是沒有電燈﹐在月影星光下談天打嘴鼓(客家話;聊天) 話題單純樸實﹐只是平淡無高潮的閒話家常。我雖年紀小插不了口﹐卻喜歡那種大家圍著聊天的氣氛。在家不太高談闊論的家父在那裡似乎很自在, 很喜歡帶頭談天講古. 大家似乎很喜歡聽.

    [​IMG]

    也許是因為在台北父母工作忙﹐只有在飯桌上大家才有短暫的聚會﹐有時爸媽生意走不開, 我自己和哥哥姐姐單獨先吃. 晚飯後馬上被趕去書房唸書。在山上農家和大夥兒有此安閒的星光夜語覺得是種享受。

    有天晚飯後, 大兒子問我要不要和他們去山下看有人辦的喪事, 說有道士唸經作法. 我一打聽來回要走三個小時. 而且走山路沒有手電筒要摸黑上下山. 我說我不去了. 第二天問他們昨天晚上如何? 他們都說很好看.

    記得第三天我自己和和佃農阿X走去另外個山頭, 碰到另外一個老農夫. 阿X請老農在田埂邊坐下來吃我們帶的西瓜. 用西瓜撞石頭剝開, 大家手拿著吃. 天氣熱, 西瓜特別解渴. 青草湖是閩南客家雜居的地方, 阿X結結巴巴的用福佬話和老農交談, 不久我也加入談話. 老農很詫異我的福佬話居然沒有客家腔調. 阿X向他解釋我是老頭家的兒子在台北出生長大的. 聊些什麼我忘記了, 可是到今天我腦海還裡清楚的記得當時在田埂邊吃西瓜的景象. 這些人的純真樸實的印象我一直忘不了.

    [​IMG]

    在美國工作了35年﹐工作的壓力和生活的緊繃超過過去台灣十倍﹐工作上還得用別人的語言和人交談. 現在我能夠和台灣家鄉的人用自己的語言在網上聊天﹐讓我有回到過去的"太禾堂打嘴鼓", "田埂邊吃西瓜"的感覺. 我的分享其實是我自己的享受啊.

    附註:" 莊下"是客家話的"鄉下"
    .
     
  16. 白

    New Member

    註冊日期:
    2004-05-27
    文章:
    117
    讚:
    1
    感謝分享,這是多數人無法接觸到的經驗。
     
  17. HEAVENorZ

    HEAVENorZ Member

    註冊日期:
    2008-10-06
    文章:
    48
    讚:
    0
    感謝沙漠叔的分享

    超棒的經驗談,好酷阿~古今中外個故事書XD
     
  18. Desert Surfer

    Desert Surfer Well-Known Member

    註冊日期:
    2008-02-24
    文章:
    2,434
    讚:
    228
    謝謝白.

    其實這些經驗是最平凡不過了, 每天都發生在我們四週.

    :)
     
  19. Desert Surfer

    Desert Surfer Well-Known Member

    註冊日期:
    2008-02-24
    文章:
    2,434
    讚:
    228
    謝謝HEAVENorZ

    大家喜歡的話我再繼續講下去

    :p
     
  20. Desert Surfer

    Desert Surfer Well-Known Member

    註冊日期:
    2008-02-24
    文章:
    2,434
    讚:
    228
    當兵的故事(1): 新兵受訓成功嶺

    [台灣在50-60年代是戒嚴備戰時期, 每個年輕人都需要當兵服役. 大學生可以當預官, 但要先到成功嶺受基礎訓練, 再抽籤分兵種受第二期的分科教育. 大學畢業再抽籤分發服役地點. 總共一年四個月. 下面是我過去貼過的三篇, 和沒有看過的網友分享]

    被禁足的故事

    46年前的台灣還處於戒嚴時期, 雖然沒有1950年代的備戰氣氛, 街道還是相當冷清, 有時還可看到十輪軍用大卡車飛駛而過, 高壓專制下雖沒有現在台灣的民主體制下過得自由, 但一切比較單純化, 沒有上街的抗議, 沒有國會的打架, 大家似乎都默默接受四週預定的安排. 以目前台灣年青人的眼光大概會大呼小叫﹕"哇, 這怎麼過啊, 我早就瘋了...", 其實也沒有想象那麼可怕, 許多人還懷念過去平靜的生活哩....

    *************

    1966年高中畢業後我考入理想的大學, 但心中的喜悅卻被馬上要去成功嶺接受二個月的軍訓的恐懼蓋過了, 從來沒有離過家的我, 第一次自己帶著小包包從台北上了火車開往台中成功嶺.

    原先預官的初訓是在大一上大二的暑假的, 不知道是那位人士向上頭建議認為青年愈早訓練愈好, 趁他們思想還未受到大學開放風氣的影響, 在高中一畢業上大學前還是純潔像白紙時予以培訓造型最理想. 從我們那一屆開始。

    就因為這位不知名人士的高見, 我們這些不到20歲未成年的毛頭小伙子就被送上了成功嶺了.....

    到了成功嶺大家先登記註冊後就被帶到一小房間排隊等著理光頭, 三千髮絲被剃光後, 大家的銳氣大減, 換上寬大不合身的軍服, 大家更覺得像喪家之犬似的垂頭喪氣.

    簡單晚餐後就把送去營房睡覺, 大家住的是是大通鋪, 軍部按原高中學校和錄取大學名單故意錯開分班, 整個排上沒有認識一個人, 大家躺在大通鋪, 一言不發, 整個房間鳥雀無聲, 從來沒有離家的我, 躺在硬梆梆的木板上, 眼淚不覺的流下來, 床鋪的另一頭傳來輕輕的哽咽哭泣聲...

    第二天大家就被叫去大操場集會, 43年後不記得當時指揮官講些什麼, 只記得一句話"...你們不要以為成功嶺是夏令營..."

    慢慢的排長班長開始擺出一些嚴肅的面貌, 開始磨練大家了, 比較有印象的是"三分鐘戰鬥澡" "大家拿臉盤毛巾在連部集會場排隊, 哨聲一響, 大家沖去室外洗臉台, 大家赤裸裸的站在洗臉台前, 在三分鐘內清洗完畢再跑回連部排隊. 熱水? 想得好, 當然是冷水啦... 動作慢的就身上帶著還塗的肥皂濕透透的跑步回來.

    伙食剛剛開始還不錯, 慢慢的就變差了, 愈來愈素﹐幾個星期下來, 第一次吃粉蒸肉, 過去在家裡從來不敢吃肥豬肉的我, 覺得那簡直是人間美味. 我們排上有一個回教徒, 不吃豬肉, 每次都自己坐在一個桌子上吃, 每次我們經過他, 看他的盤子的菜色都比我們好, 而且一定有二個蛋, 大家心裡都幹的半死. 不過這位老兄也變成過街老鼠, 沒有人要理他, 軍中有一點是值得推崇的是大家變成同甘共苦的兄弟哥們... 任何受到差別優惠待遇的人會遭其他人的白眼排斥.

    [​IMG]

    受訓一共是兩個月, 一直平安無事, 但沒想到熬了幾個星期後出事了, 有天我們整個排在外面行軍操練, 我突然看到一小群外面的人走過來, 在詢問我帶隊的排長, 我仔細一看其中一位是我姐姐啊! 她正好到台中來實習就和朋友一齊來看我了. 我遠遠看到她, 整個人呆掉了, 就不自覺的從隊伍中自己走了出來, 走到她前面說"姐姐, 你來了..."

    你們看過一部電影"魔鬼島"嗎, 有一段一個年青囚犯, 被送上魔鬼島後﹐看到海不顧一切, 像行屍走肉的走了進去, 被警衛開槍打死. 另外一部電影"第三集中營" 一個戰犯被關了幾次的個人牢房﹐出來後喪失了意志走向鐵絲網, 不管一切的想爬上去也被警衛開槍射死... 我當時的狀況就是如此, 整個腦袋空白, 不顧一切的走向姐姐... 排長大怒馬上大吼一聲叫我歸隊, 我才突然醒了﹐知道自己闖了大禍了. 果然那天晚上排長叫去痛罵一頓, 而且罰我站衛兵﹐那個週末還不准出去度假, 禁足留在營內清掃廁所.

    [​IMG]

    [​IMG]

    坦白說, 我被罰是罪有應得, 不該自行脫隊, 等於是擅離職守, 不服從軍令, 乃軍中大忌也, 不過想想一個年紀19歲從未離開過家的小伙子,鬱悶很久看到久別的親人, 一下子喪失自控力, 也是情有可原...

    這是我第一次被禁足, 三年後分科教育又出了一次大皮漏, 待我下章慢慢道來........

    [​IMG]

    :)
     

分享此頁面